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民间 纸上烟火正香  

2009-11-25 09:40:12|  分类: 画家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嘉顺先生点滴记事

如果说雅玲先生让我品鉴了一种知性、纯粹的画案人生;那么霍嘉顺老师,则缘赠于我民间清冽、绵醇纸上烟火的香。

    一 生活的智者

    民间、烟火、香。

    这样几个字眼,总是以物外的温暖触动我们最柔软的神经。像儿时外婆做的棉袄,妈妈织的毛衣,那丝缕不绝的暖意是那样和煦、温软地浸润我们一生。这样的温暖不仅能够阻挡季候的霜降雪落,更可以抵御生活逆境以及多舛命运遭遇的冷。而嘉顺老师在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丹青生涯中,硬是把这喂养自己的民间烟火,以佛子般的虔诚反哺在一张张画卷上,那凝聚、浓缩在墨色中的灵觉与情思,让我们嗅出了隐约的烟火之香。这执守的感恩以及性灵涵养的方式总是那么不露声色地打动、感染着我们,让我们神思潜隐、沉寂于声息可闻的画卷中,沐享朴素且丰厚、宁静但旷达的感悟之境。

    植根于民间,修性于烟火,既纵情肆意于水墨的酣畅淋漓,又超然于尘俗的淡定从容,如此,当为智者人生。

    第一次与霍老师见面,是老高从攀枝花回蓉的当晚。老高喜热闹、浓郁的氛围,晚上洗尘的饭局排场自然不能小,于是各路神仙从成都各个角落出发后齐聚一堂。霍老师携夫人出席,与老高同居首坐。由于当时彼此不太熟悉,仅从老高与之交谈的神态以及其落座的位置,便知其人分量不轻。席间,也与嘉顺老师用酒杯交流了两次,嘉顺老师均客气地站立起来,痛快地倾杯而尽。布衣乃喜酒、好酒之人,喜欢从推杯换盏的小细节观察其人。作为晚辈,我理当站起来敬酒,但霍老师以站立回应,则显示其性格不自居自持,随和平易一面;同样的倾杯以尽,说明其人善尊美意,从容人情。据此两点,我便断定其人乃性情的同类之人。这第一面,算是留给我极好的印象。只是霍老师当时并不知我竟然是以这样的“小心眼”在揣度于他。因是初次见面,霍夫人亦在侧,不好多劝,未能同至酣境。当晚,收获最大的当数清风,在老高的引荐下,霍老师慨然应允收清风为徒。善捕机会的清风不失时机的尊老高为二师傅,一下子拥有了两个师傅,巨大的幸福让这小子喝得甚是开怀。我亦为兄弟得遇良师而欣喜不已。拜师以后,清风画艺的突飞猛进已在论坛呈现无遗,自不必赘言。

    因缘既生。此后,数次造访霍老师家。每次霍老师都无一例外地在自己的画室里躬身挥毫,众弟子站列一旁,听老师逐一讲解、演示技法。我则在侧一边欣赏霍老师炉火纯青的绘画技法,一边欣赏这传与受其乐融融的生动场景。室内,茶香、墨香洇润、缭绕间,有激越才思,有飞扬意绪,有浓郁情谊,有雅韵清溢,其乐融融;而窗外,为谋生计而奔突的人们,随街道和楼群扬长而去,已无暇顾及这城西一隅某住宿小区的六楼空间里,还有这样一群人,沉醉在氤氲水墨中,苦苦寻找良方治疗金属物欲的毒患。从这样的意义上讲,我们既是为祸者,又都是需要被救赎的人。我们一面大肆贪婪从现实生活里攫取供养肉体生存的所需,另一面又以各自不同的方式为这样的攫取而做着心灵的偿还。

    就是这样矛盾,就是这样患得患失。

    曾几何时,一点烛光的温暖,一缕烟火的香、一丝泥土的芬芳都成为我们心里阵痛隐隐的伤,而给我们以息养、以寄托、以释放、以排遣的仿佛只剩下了文学和艺术。善觉者,正抽身红尘在赶赴回归的路上,早觉者,已是濯净尘心在抵达的途中。而多年归隐、修养于民间,与自己性灵对话的嘉顺先生更像是一位慈医,已然完成了度己之后度人的大德。

    谁又不渴望灵魂的皈依与心灵的栖息呢。

    与老南同去的一次拜望中,喜得霍老师以同题即兴当场挥墨赠画。赠我之画全部以大写意的笔法,只在手腕的抖动与舒张之间,寥寥数笔之后,气势磅礴,峥嵘毕现的一幅山水写意便跃然纸上,观其整个过程,那神奇的笔仿佛不是落在纸上,而是尽扫在我的神思与胸臆间,将我心中郁结的块垒一扫而空,倍觉神思空明!赠老南之画,霍老师则使用了细腻的点染、勾勒以及背染诸法,画卷上山势饱满、沟壑纵横,林木葱茏,秀水环绕,烟云蒸腾。我在惊叹霍老师画技的同时,更折服于他辩人识人的功夫!我的狂放不羁,老南的包容细腻尽在笔下展现无余。由是我又想到诗歌,一个好的诗人,其对人和事物的解构和透悟能力肯定异于常人,今观霍老师赠画,再一次让我相信,一切艺术手段都必须建立在对人性、人文黯熟与洞悉的基础之上,艺术的本身就是人文、人学的本身。然真正能做到这一点又有几人?这样的画作,或许难以称得上融会了霍老师几十年深湛绘画功底和技法的精品之作,但基于这样的写实和解析意义,还有什么样的作品更让我情之独钟,珍爱有加呢?如捧自己灵魂的写真。

    一个好的画家的眼光无疑是具有透视功能的,一个好的诗人又何尝不该如此呢?布衣一直偏颇的认为:当今社会,如果非要刻意划分出人的等级,在我眼里,所谓一等人绝非那些达官显贵以及富豪款爷,而必须是属于那些能够经营自己内心并修持自我精神世界的人。嘉顺老师当在此列。在霍老师几位徒弟盛意的“拐骗”下,霍老师硬是被拽进了我的论坛。虽不善打字,但他却是认真用心地品评、鉴赏别人的作品并留评及回复,还会在留评里使用一些顽皮可爱的网络表情,让人很难把这些表现与一个造诣匪浅、声名卓享的画家联系在一起,其纯粹童心略见一斑。对水墨的运用,霍老师已然熟练如运用自己身体的器官,而在我眼里,他在民间修炼的最大成果,却是一颗不染尘埃与世故的童心。为此,当让我肃然以敬!

    二、纸上烟火

    手中有一本霍老师赠送的画册,拍摄画册的是我的兄弟专业摄影师徐献先生,这是个用心摄影的人,他的摄影作品每多能扣击我灵魂让我震撼的东西,盖因用心吧。用心而角度不同,用心而取材不同,用心而立意不同,用心而运法不同。在我意识里,这所有的不同只缘于他跟我的一个大同,那就是我们都曾经生长在同一个地方,阿坝。一个背负了高原大山大水授孕灵性的人,是应该有自己报恩和偿还的方式的,我这么认为。因了这出类拔萃的摄影技术,无疑让霍老师的绘画精神和风格,那纸上的烟火得以原汁原味的呈现。

    整册画册收录了霍老师一百多个绘画主题及系列。始于儿时家里一张小方桌的绘画生涯,历四十余载,嘉顺先生一路行来,足迹几乎遍布整个川内,当然其间也有跨越地界、国界的远涉。可以说,嘉顺先生用他手中的画笔将沿途的山水田园、人文历史、名胜遗迹、民俗风物等,以他敏锐、独到的绘画思维和画笔语言进行透析、解构。将一个个时空切片或是断面重新打碎、拼装并激活,寓画者丰满的感悟与饱满的情思于点线之中,在简单、朴实的线条中彰显深厚的人文功底!而这样的人文功底并非仅仅主、客观兼容的审美意识情趣和对绘画艺术思想、理念乃至技艺的平面积攒,而是糅合了画者几十年对生活用情用心以及对生命感悟感知的厚积薄发。点线的叠加其实就是画者对生命认知的过滤与递增;水墨的洇染其实就是画者情感的收束与发散。一幅幅看似平淡却又意蕴深远的画面,让人驻足停留,品味长久,几至忘我之境,徒恨肉身不能与神思一道,徜徉流连于画境之中。这返朴与归真背后的精彩,这简约干净却又魅力无穷的内涵,苍白、虚脱了所有的修饰之词,一如嘉顺先生其人!

    在众多的作品中,或是由于个人审美偏好和认知局限,我尤其喜欢霍老师笔下关于川中农家的写意小品。在我的理解中,一切好的艺术作品都必须根植于民间,根植于与我们的脉息相通的现实生活。传统情结也好,现代语境也罢,不论怎样的艺术形式和手段,也只有充分吸纳了来自民间、民生的营养元素,才能成就一个艺术家历时历世的艺术生命,而嘉顺先生的绘画作品其真正吸引、感染、感动我的也正是他的民间意识和烟火态度。在他的笔下,农家茅屋、竹篱小院宁谧、淡定的生活情趣;民间烟火朴素的香以及大净的爱情生活等等,所有的情趣、风味无一不在其简练、内涵的点线运筹中得以无限拓展、扩充和丰润。所谓天地有大美,而又有什么能美过民间生活历练出的烟火之美呢?画册中题名为《川西农家》的系列主题中:暮蔼中的《牛棚子》里没有牛,它还在远山的田地里忠诚地履行躬耕的使命;《达洲途中》风光无限,最是那充满烟火气息和美食诱惑的小栈,让赶路的人在憧憬中顿悟心安既家的温暖;《青衣江上》鱼翁舍船而隐,原是去沽酒买醉以庆丰收;《川西坝子》里的路人踯躅在茅屋粗茶淡饭的香以及慈授孝拥的天伦中,不舍离去。这不就是我儿时的隔壁邻家么;这不就是我一直贪恋、迷醉的民间生活么。这水墨铸形造意、咫尺可闻的纸上烟火却让我嗅出真实馥郁的香!

    胸无丘壑而容千山万水,心有方寸乃致笔行辽阔,这就是我眼中的嘉顺先生!

    四十多年的绘画生涯,于壮阔山水间的驰骋纵横,于朴素民间的归隐息养。嘉顺老师已悟透从容释然的人生之境!就在攀枝花的老高又一次回蓉,众性近之人为其接风洗尘忙碌的当口,霍老师却意外痛并幸福地躺在了病床上。这痛是实实在地痛,这幸福也是实实在在的幸福。长期宁伤身体不伤情谊的酒风终于让霍老师不忍剧痛地倒下了,但众多亲友、弟子前赴后继地探访和无微不至的关爱中,这病也病得幸福,这痛也痛得淋漓。我在霍老师病榻前玩笑:霍老师,你终于幸福的病了,病好以后是不是举行个告别酒坛的仪式呢?没等我话音落定,霍老师就着急地脱口而出:不会吧!呵呵,一个多么可爱的性情中人啊!在祝福霍老师早日康复的同时,我更想祝愿霍老师,这浓缩凝聚了亲朋友人关爱、牵挂之情的病愈后,绘画艺术也会有一次脱胎换骨的提升与飞跃。

    终身未曾师从的老霍现在已是满院桃李芬芳。就在昨天,老南发给我一则关于霍老师的资料:2003年的10月19日,在杜甫草堂南园内,曾经为支援中国人民抗战作出巨大贡献的美国人陈纳德将军的女儿罗丝玛丽女士手中捧住一幅题为《飞越驼峰》的纪念国画,罗丝玛丽女士捧画之际喜极而泣并激动地与赠画作者拥抱,镜头中的赠画者正是我们尊敬的嘉顺老师。

    我想,这样的镜头当为历史所记取,这消息虽然迟到了四年之久我才知悉,但我仍为之骄傲并引以为荣。我还想以这些浅薄的文字为礼,在老霍出院的时候,希望能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