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柔软时光之爱心反哺  

2009-08-20 09:47: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现在想来,是善解仁爱的上苍成全了这次爱心之旅。

    对于身心极度脆弱,垂垂迟暮的两个老人来说,即使轻柔温润如儿女爱心的反哺,旖丽明净如彩云之南的风景,咀嚼起来竟也如此艰辛苦涩。

    到现在,我也无法准确估量揣度这次旅行对于老人人生的特殊意义。但我想,肯定不仅是他们生命履历空白的一次弥补,在他们容量已经十分有限的记忆空间里,这次旅程的所有点滴细节,都将留下前所未有颠覆性的烙印。

    在他们,是圆了一个奢侈的梦,一个或许最后且惟一的奢侈的梦;

    在我,则是实现了宿愿,尽管实现以后,更多是作为人子的酸涩与怅惘。

    

    二

    仿佛只是抖落指间一段段烟烬的距离与间歇,我手中捧住的这个饭碗已经镀上了十四个年轮的印记。民航,听起来,象是一个无限接近梦想的地方,可正是在这地方,蛰伏盘亘于脑海的梦,竟让我走过了恍若隔世的艰涩心旅。

    2006年5月6日,这样一个平淡的日子,我和新婚的妻子带着古稀老父花甲老母上路了。

    这一天,二老一生足迹从未出川,没有坐过飞机的历史将被改写;

    这一天,天气不冷不热,春意不浓不淡,适宜出行;

    这一天,我的心情与阳光同温,二十七度,温温和和,轻松释然。

    

    三

    已经七十的老父,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年轻时,在苦寒高原伐木的他,被伐到的树砸伤了头,损坏了大脑平衡觉,从此,不能长途乘坐汽车。

    同样被高原的风刀霜剑侵蚀了身心骨髓的老母,双腿由于风湿已经严重变形,也不能长时间行走。

    但是今天,他们要去的地方远在几千里以外。除了铁翅和轮胎的运载,他们仍需靠蹒跚虚浮的双脚才能完成旅程……

    尽管出发前,就已经做了充分的考虑和细致的安排,但为了让他们难得的旅行多观光一些景点,多走几个地方,我最终放弃了直飞丽江的初衷,选择了昆明——大理——丽江的旅行线路。但昆明至丽江长达近十个小时的长途汽车的劳顿,对两个步履艰难,身患重症的老人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考验。

    在隐隐的忐忑和忧虑中,我们出发了。

    

    四

    其实我知道,早在出行的前一个礼拜,兴奋且激动的母亲就在暗自做着各种准备。

    当国航的4411航班在急剧加速后拉起机身脱离跑道的一刻,尽管已是夜色迷离,视线模糊,父亲还是很专注地把头靠近机窗,俯瞰窗外渐渐变小变模糊曾经熟悉的城市。我不禁在心里揣测那一刻他海潮般涌动的内心,我甚至觉得密布在他脸上的皱纹也在随着心潮起伏。曾经在高原把无数的山头踩在脚下的父亲,此刻,通过机窗俯瞰与当年登临山顶时自由地回望会是怎样一番“子在川上,逝者如斯”的感喟呢?

    第一次乘机的母亲,投入地享受着飞行的快感,像个孩子,一个劲儿地对我说,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而我的心里只有一个祈愿,希望二老能够平安愉快地完成这次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同寻常的旅行。

    当晚9时40分,飞机安全降落昆明巫家坝机场,宽厚包容的陌生城市以明净轻柔的灯火迅速填满了二老人生的空白。

    

    五

    当我不停抱怨入住宾馆条件太差的时候,父亲却很满足地说:可以了,可以了,房间和被子都挺干净的。

    三十多年前,还当风华正茂的父母,怀着一腔热血支边来到了一个叫马尔康的地方,献身于高原的林业建设。当时由于没有住房,只能暂时栖身于几人才能合抱的老树的树洞里,一住就是两个多月。自此以后,他们大半生的足迹就是艰难地踩着没膝的雪上山下山,哪里有机会住什么象样的宾馆,即使是像现在在我眼里差得根本无法落脚的所谓宾馆,他们竟也感到新鲜和满足。我知道,正是那样一段人生经历烙印出他们无欲无求,清贫寡淡,随遇而安的人生态度。

    想想自己,从与日俱丰的物质生活中换取了多少愉悦舒适的身心感受,又丢失了多少人性本真的美好品质。与父母的一生作比,生活在今天的我们无疑是幸福的,可是当我们沉湎于这种莫大的幸福中时,却总在不经意中发现灵魂的日益萎缩和颓靡,在空虚和迷惘中把生命品质与欲望膨胀演绎成一种恶性循环。

    欲求越低,满足越大,我想我是应该理解并尊重父母这种简单而又巨大的满足感的。

    

    六

    次日的行程是去一个叫九乡的地方观光天然溶洞。一大早我们就坐车出发了,想是晚上休息得不好,父亲的气色和精神状态很差,我心里的隐忧也随着行程的延续而不断加重。

    去溶洞的路起伏跌宕,蜿蜒曲折。走了一段,我自己都感觉呼吸紧张,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对父亲的担忧也就越来越大。好在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吸引了父母的注意力,造型奇异怪谲,浑然天成的石钟乳,石柱、石笋,让二老惊叹不已,常常驻足仔细凝望。在他们的意识里,大自然无疑是神奇让人敬畏的,这些凝聚了天地灵气和岁月精华的石头,在他们心里是有着和人一样的生命的。父亲佝偻着身子靠近它们,虔诚得好象是在倾听另一种生命的呼吸和心跳。竟至暂时忘了自己的心跳早已是紊乱不堪。母亲蹒跚的脚步比平时显得轻捷了许多,这样奇异的风光对她来说,足以唤起她脆弱生命中极大的潜能。

    结束了九乡的观光,上车后,从父母无法掩饰的萎靡倦怠的坐姿和很快入睡的状况,我预感到我心里一直担忧的情况终于还是要发生了。果然,在“七彩云南”停留的时候,父亲已经没有精力跨进大厅去感受一下珠光宝气的眩晕和刺激,只能慵懒地坐在大厅门前的石阶上休息等候。

    而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忧思写在脸上的。

    

    七

    为了让疲惫已极的父母能睡个好觉,好好休整,我特意打回长途电话让签约的成都青年旅行社帮助换了一家三星级酒店。如果能由此换来明天父母良好的精神状态,多花些钱也是值得的。

    可疾病缠身的父亲还是没能成全我的一番苦心。

    由于糖尿病导致的并发症,父亲的内脏功能日益衰竭。路上的饭菜质量又太差,父亲几乎没吃怎么吃东西,他脆弱的胃场功能终于没能经受住考验,闹起了肚子,频繁地入厕更加严重地催垮了他的身体。父亲无奈地请求把他一个人留在昆明。

    我又怎能把一个古稀老人独自留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呢!我陷入了极大的犹豫和踌躇中。如果病情继续恶化,明天昆明到丽江近十个小时的长途汽车行程,父亲肯定是无法继续了。买机票让父亲一个人先回成都也来不及了,即使能,他一个第一次出远门的老人也不熟悉登机的路线和程序。如果继续行程,一旦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我真不敢再想下去……。

    一向多谋善断有主见的我,此时竟束手无策,进退不得。

    最终我也只能做出放弃这次旅行的打算,经济损失倒也罢了,想到意兴阑珊,流连往返的母亲,我心里很不安。

    很少见我如此为难的父亲安慰我说,晚上半夜起来再服一次药,如果闹肚子止住了,明天仍继续行程。

    只能如此了,我只能祈求老天给我一次成全孝心的机会了。

    是夜,我彻夜未眠。

    

    八

    次日凌晨六点刚过,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未及洗漱就敲开了父母的房间,父亲在卫生间里洗漱,正整理行装的母亲冲我点点头,说,止住了,止住了,可以出发了。

    我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长气,感觉两只眼皮从未有过的沉重。

    艰辛而又吉凶难料的长途跋涉开始了。一路上,在汽车的颠簸摇晃中,我一直努力睁着眼睛,关注着父亲一举一动。还好,看到父亲不时侧脸浏览沿途山水风光,表情轻松的样子,我稍稍放松了紧张情绪,不一会,就沉沉地睡熟在车上。入睡前的懵懂混沌时,我唯一且最大的愿望是期盼醒来后看见的父亲仍然精神矍铄。

    漫长的五个多小时过去,车到大理。父亲没有让我失望。尽管长途坐车让他看起来有些疲倦,但精神状态还算良好,行动虽也有些迟缓,但比预想的状况要好很多,我只是希望父亲不要因为不想让我失望和犯难而苦撑强捱。

    我的心里突然就反复冒出一个词语:谢谢!

    谢什么呢?谢谁呢?谢老天?谢父亲?我说不清楚,我只是想说谢谢!

    苍山像一道凝固起伏的巨大波涛,苍凉雄浑地横亘在洱海之边,为了节省体力,保持精力,父亲没有和我们一起坐船去洱海小岛上的天镜阁,去看看天堂在尘世镜中的呈像。在陪伴母亲在去天镜阁的路上,行走不便的母亲竟然一口气登上了塔顶。一路反复念叨,说这可能就是自己这一生最后也是惟一一次远行,一定要买点有意义的纪念品给家里的两个女儿。

    我扭过头,视线在濡湿中模糊。

    

    九

    终于在晚上七点三十分许抵达了古城丽江。

    放弃了旅行社的所有活动安排,我只想静静地陪着父母在意韵悠远的古城里度过一段柔软的时光。

    漫步在古城光滑的青石路上,父母的脚步从未有过的释然与从容。那些承载了一个民族厚重的魂魄以及千百年光阴的石头,又怎会拒绝两个老人已经越来越轻越来越没有分量的脚步虔诚地叩访呢?

    为节俭清贫了一生的父母买了衣服和纪念品。用物质的手段来表达和传递一种柔软的心意,其实,我是无比惶愧的。

    黄昏的时候,带着父母坐在四方街的酒吧里,本是想让两个老人也体验玩味一下所谓都市时尚的夜生活,但父母都已不能酒。无酒则无醉,无醉则何以忘忧,无以忘忧又哪里来的超然于世的飘飘然呢。

    父母老了,他们更需要睡眠。

    

    十

    路上,父亲一直很留恋云南的自然风光,赞不绝口。

    而我却很羡慕那些游动在丽江古城里的小鱼儿,它们仿佛并不是游在水里,而是游在静止的时光里,它们的惬意与安适,不是我们这些蒙尘的眼睛能够读透的。

    当然对于路上经过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竹篱茅舍,田园庄稼,我也都满怀敬意。我甚至想,其实只有远离了人类物质生活的地方,才有最澄澈明净如初的山色和水色。而那些与山色和水色共生共息的人们,一辈子或许没吃过、看过、住过、享受过什么好东西,但他们朴素简约的一生,因简单而干净,因干净而动人,正如我的父母简单干净的一生。

    尊重并关爱那些仍在路上的老人吧,虽然他们与黄昏只是一步之遥,虽然他们已脆弱得连风景都咀嚼得很艰难……

    谁又不是在路上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