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废墟里的绝唱(组诗)  

2010-02-12 09:35:10|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柬埔寨漫笔

一 金边 伤口里的灯火
    
    当金属大鸟密闭的身体渐次透明
    异乡的灯火也亮了起来
    把陌生国度粗砺的轮廓
    勾勒成行者心中家的模样
    
    我不是行者 是逃难的人
    从一场华丽无形的战争逃离
    我身体里看不见的伤
    需要一些 来自民间
    没有装填风情的灯火疗伤
    
    而这饱经战患的民间
    从结痂的伤口捧出的灯火
    照亮另一种伤口
    喋血且新鲜
    
    二 皇宫 华丽的废墟
    
    在他们满面的尘垢中
    悲哀是一个多么轻浮的词根
    眇目里的人世到底还有没有白昼
    在他们支离破碎的身体上
    生命是一个多么轻浮的词根
    一只胳膊 一条腿
    命若游丝地行走
    
    是一群出没战争的鬼
    夺去他们人的形骸
    从人世半掩的门伸出的手
    唯一的乞讨的手一不小心
    就拽出整个黑暗的地狱
    
    三 小木船 打捞的幸福
    
    倾听了太多的枪炮声 以及
    惊恐的呼嚎 惨烈的呐喊
    还在以泪洗面的湄公河
    早生的白发披散了两岸
    那些屈死无辜的亡魂
    缱绻在这人间最后的温暖里
    茹毛饮血
    
    战争可以夺去青春的留白
    却无法改变母性的坚贞
    每次都是汹涌的初潮呵
    肥鱼儿都是她身体里的卵
    
    从她身体里划出的小木船
    打捞一家三口的生活
    是她怀里死而复生的春梦
    勾引陌生过客 陷身于
    对某种虚拟幸福真实的构想
    
    我分明看见自己水中的倒影
    发出痉挛 无可言说的美妙
    
    四、暹粒河 雨季的恩泽
    
    纯洁 因为源自那些石头的灵魂
    香火浴身的佛主怀抱一个王朝
    坐在你丝丝缕缕编织的柔情里
    没有一丝邪念
    
    我甚至相信 在光阴逝去以前
    在雨季没有抵达暹粒河以前
    在爱恨没有遭遇时空以前
    这些镂刻了朴素祈愿的石头
    曾经和雨一样柔软
    
    暹粒河 如果是造物主的旨意
    请忘记你的爱憎吧 让这一场季雨
    诉尽下个轮回的悲悯
    让一个虔诚的民族 从深创的胸膛
    捧出一个崭新的鱼米之乡
    
    记住那些石头铭记的一切吧
    这尘世 只有柔软的内心
    可以抵御一切苦难
    坚硬的窥视
    
    
    五、毗湿奴神 图腾的纯度
    
    毗湿奴
    如果只是关于男人的命题
    凝固的火无法燃烧
    你还能这么坚挺地矗立于世么
    
    毗湿奴
    日轮 莲花 海螺与剑
    你暗示在法器的寓意
    生生不灭的火
    其实源于水的子宫
    
    磕头 叩拜 敬香 祈祷
    走出水火的男人和女人们
    蜂拥闯入金石垒筑的幻梦
    浑忘了所有立世的辉煌
    都只是建立在一种纯粹的图腾之上
    
    毗湿奴 尽管你挺拔如昔
    我却看见你枯萎的内心
    一如这战火中皲裂贫瘠的土地
    
    六、巴芳寺 历史的遗裳
    
    在光阴里坐得太久 雕像已流不出汗来
    平民的守望已经荒烟蔓草
    逝去皇朝威严的气象
    还被石狮们滚烫的含在嘴里
    
    这来来往往本是佛的足印
    谁以信徒的名义 驱赶人性
    获取杀戮中的快感 当石头的预言
    被一千年后的热血证实
    森严的皇宫 你只是穿在
    死去历史身上华贵的遗裳
    
    为你而生而死的人
    在民间开始新的轮回
    而那些高悬于庙堂的镜框
    摇摇欲坠于似我这般
    布衣草民地逼视
    
    七 吴哥 触摸的幻觉
    
    众神引退 废墟辽阔
    我屏息蹑足而行 生恐
    一场千年繁华猝然坍塌的凝固在梦里
    
    从骨子里沁出的汗水与头顶的烈日无关
    一如这残垣断壁与肤浅的时光无关
    从自己的君王走成创世传说的信徒
    脱水的肉身更适合接受信仰的沐浴
    
    我濡湿的灵魂穿越道道城门 四处游走
    石壁上众神复活 神情肃穆
    圣火缭绕的祭台上
    神话永久催眠了真相
    
    汹涌的红尘在凝固的史诗中仓皇倒退
    巴芳寺无处不在的永恒微笑
    让我的手在冷硬的石壁上
    竟然摸到了人间的温度
    
    踉踉跄跄跌倒在幻觉深处
    返回 就成为今生最大的恐惧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