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2011-11-16 16:40:4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在路上,我们才能安然地追忆或是缅怀:譬如青春,譬如理想,譬如爱情……也因此,

我们的每一次远行,也便是一次修行,只为寻找心灵的福祉。                             ——题记

怎么翻,这都是一页让人纠结的历史。从芦沟桥肆意挑衅的第一声枪响到天皇颓废暗哑的投降宣告,新鲜的痛,陈年的痂,悄无声息的历史,历久弥新的记忆。

这一切,肯定不是成都至东京的某个航班能够承载的,更不是一个用精神行走的男人能够承载的。

航班降落成田机场,换乘大巴至河口湖。没有惊艳,只感觉这是一个从人车、道路、自然、人文景观和城市建筑都小了一号的国度。这让我想起当初由于生存空间逼仄资源匮乏而虚张欲望和野心的他们自诩为“大日本”,而我们民间在其国名前加个小字,当然也不仅仅是因为仇恨和怜悯。

导游的一句话,我们正在行使的道路始建于三十年前,路面从未经过整修。平稳顺畅的感觉让我对眼前这个国度多了一份侧目和思考。

这是一个精致却又很有质地的国家。

河口湖并不美,也不壮观,但安静也很纯净。安静得像少女的心事,纯净一如婴儿的笑容。

下榻的酒店有些年头,不高档也不豪华,但整洁清爽。尤是在一些小细节处用心的设计和创意,譬如一个造型玲珑别致的小盆景,一处修剪和养护得很精细的小园林,都充分体现了对空间价值的绝对珍视,又显得亲和生动,缀饰得恰倒好处。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酒店人性化的设施设备,人文化的布局装修以及服务人员热情温和略带谦恭的问候语、笑容和鞠躬,无一不在彰显,这是一个生活在细节中的民族。同室的兄弟,对科技含量高,使用方便舒爽的马桶盖啧啧赞不绝口,并由此患上了马桶盖情结,以至一气买了两个带回国。当然我知道,他其实是买给了夫妻两家的老人,也算孝心难得。

从房间里换好和服出来,同行的团友要求与我合影,说是因为我实在像极了一个可以以假乱真的日本人,这多少让我这个民族和历史情结比较重的男人有点纠结和尴尬,以至第一次动了要剃掉蓄了多年胡须的念头。

夜游河口湖,湖对面模糊的山影,知道那就是矗立在日本人民精神高处的富士山,于我而言,夜色朦胧中不经意的一瞥,便已足够。

经过复杂的礼仪和程序泡完温泉,回到酒店,竟迟迟不能眠。近五个小时的飞行,身体早已疲倦不堪,奈何思想却不合时宜的开始了飞翔。

室友轻微但畅快的鼾声中,我蓦然想起了那个把一生嫁给音乐,寡居富士山下的著名音乐家喜多郎,不知这个老男人是否还飞翔在音乐世界里,是否已经修炼得可以身心俱净地穿越音乐时空,不附一丝俗世杂念。果如此,喜多郎,神交这么多年,今天,请接受我如此近距离地致敬!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以音乐作品传世,固然是一种修炼的境界;而最终把灵觉和肉体都皈依到音乐里,这样的修炼当是最终的圆满。

耳旁再次响起《天与地》,不幸的是心情终落满历史的尘埃,没有了初时的旷达与高远。

翌日初醒,有人惊呼不肯轻易真面示人的富士山露出了笑脸,转瞬又云遮雾绕。

叫二宫的导游戏谑地忽悠,说富士山属阴性,面对一群异国的帅哥,也不免动了凡心。

这样的说法不知道日本国民是否认同,我倒觉得多少让这离尘高耸,终年覆雪的“神山”有了些许人间的温度。

如果没有樱花的映衬,富士山的白头当与爱恋和守望无关;这时节,没有樱花烂漫,我只得相信,那是因为一次甜蜜且痛苦关于幸福地酝酿。这样的愿望,我想众生皆同,跨越国界,超然物外。

挥手作别吧,富士山,我等不到也无须等到樱花烂漫。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六

因为考察学习,很少正装加身的我不得已穿上了制服,除了制服我没有一套严格意义上的正装了。

作为目的地,也是对标学习对象的羽田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六千万,位列世界十大机场。

还算隆重的欢迎仪式,用汉语专门印制的培训教材,一个叫木村曾经在中国留学的年轻人担任翻译。木村严谨庄肃的表情,吃力而又认真地发音咬字,不遗余力地谴词造句,多多少少让枯燥的培训多了些生动有趣的意味。

我不由得想起,透过车窗看见的街道两旁林立的店招和广告牌上,那些丢失了身份的文字,像极了重新被人收养的弃儿,不情愿但又无可抗拒的改了别家的姓。

由于语言障碍,这样的培训学习收获其实不在培训的本身,而在自身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

给我印象最深也最受感动的还是羽田机场自营的一个西式快餐厅里不知名的服务员。

由于培训时间安排紧,我们连续三天午餐都在这里,可以容纳四五十人同时用餐的餐厅里,厅堂服务员只有她一个。

一身宽松素洁的浅灰色工装,乌黑干净的头发,梳理得清爽有形。

整个厅堂里都弥散着她对每一位客人亲切的问候、微笑和随时关注的眼神,仿佛在她温婉柔和的表情里永远没有疲态和倦意。所以,当我第三天到餐厅看见还是她一个人服务时,忍不住用中文问她:连续三天上班,不累吗?她微微愣怔的神情告诉我,没有听明白我的问话。当她热情礼貌地把我迎到座位上,我从她清秀白皙的脸上看见了一抹羞赧的红晕。那一瞬间,我蓦然发现,在职业状态中的职业女性原来也可以美丽若此。想来,志摩先生短诗《沙扬娜拉》里描写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好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的情态也不过如此吧。

每每有客人用完餐,她都会第一时间为客人清理餐具并打扫干净桌面。

感念及此由是想,我们常说微笑是最美丽的语言,但这种微笑是有生动内涵和丰厚质感的。

也由是想,谁说日本男人辛苦呢?娶妻若此,再辛苦又何妨。

东京的三天我们都入住全日空自己的酒店。

入住当晚,与同室好友去酒店对面的烧烤店小酌,也因此上演了一幕生动别致的情景剧,现在回味起来,仍不禁莞尔。

刚从导游那里学会的几句日语,运用的时候总是和语境、情景需要对应不起来。所以我们叽里呱拉了半天,店老板才恍然大悟似的明白了意思。但要命的状况还是立马出现了。

到了日本,啤酒肯定是不喝的,改喝清酒。但为了点瓶清酒可大费了周折,影视版本的日语加手势加英语单词加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折腾得额头冒汗,老板也没有整明白我们表达的意思,最后还是看见橱柜里清酒的样品,才像抱住亲人一样地抱了过来。

酒算有着落了,点菜就比较容易了,因为有菜谱。

照着菜谱点了各色牛肉,麻烦又来了,没有生菜裹着吃,还不腻死,可偏偏就不知道生菜该怎么表达。朋友还想点一个虾,这难度可就更大了。二级钳工的手势比划了,游泳的姿势也形象地演绎了,店老板差点瞪掉了眼珠子,最后还是双手一摊没明白过来,朋友也差点没背过气去。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实在没辙了,凑合着吃吧。

实在腻得快挺不住的时候,救星来了。一对情侣坐在了隔壁,正好就点了一份生菜。情急中的我们也顾不得礼仪形象了,指着别人桌子的生菜激动得没了言语。

虾终是没指望了,只能等它游进梦里了,好在生菜终于上来了,尽管肉没了,生菜下清酒也别有一番风味,也便成了此行日本一个难忘的典故。

人生就是这样,总是被许多这样生动饱满的情节填充,让我们多少感觉到生命和生存值得我们玩味和咀嚼的一点质感。

在商言商,不得不承认羽田机场的商业远远走在了前面。无论理念,无论运作,无论外在形象,无论内在品质。形象地说法,在羽田机场,是在一座巨大的商业城里寻找机场功能区域,而我们则正好相反。难道日本人天生会做生意?果如是,我们还那么沉迷一路驼铃在浩淼苍茫山水间写意挥毫出丝绸之路的壮阔与豪迈吗?还那么沉迷把民间生机与商业物语播撒到山的尽头,路的尽头以及人迹烟火尽头之外的马帮传奇吗?

如果说缘于地域平面局限,日本人不得不向空间寻求发展,一栋栋精美现代的停车楼还是让我唏嘘感慨不已,妇孺皆可脱口而出的九百六十万泱泱大国的自豪,我们真的没有关于土地的忧患了吗?

当然,羽田机场免税业由于起步时间早,其业态成熟稳定的运营模式,尊享的政策待遇,以及在整个羽田机场经营中占据的重要地位和突出贡献,是我们无法短时间拉近距离的。

口袋渐涨,不差钱的国人只好走出国门,不惜远涉重洋,到境外去享受奢侈购物,大把花钱的快意与酣畅了。

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好一出“墙内开花墙外香”的超现实主义情景演绎。

  十

银座,当是东京最繁华的商业所在了。

一町目到八町目,坦白地说,华丽逼人的商业物语几至让人窒息,这样的物质世界,在伸手可触与遥不可及之间,让我们不经意迷失了柔软平和的心态。

当然,在银座,让人心跳加速,内分泌紊乱的还有那些眼花缭乱的商品、价格以及穿行徜徉其间顾盼流连的时尚美女。养眼但没有惊艳,反倒是那些染着五颜六色,发型怪诞的小伙子,脚下造型夸张,尺码巨大,与整个人比例严重失调的大头鞋吸引了我关注的兴趣。这种滑稽的张扬相对于谦恭内敛,让我们隐约看见了日本人性格的另一面,或许更接近历史真实的一面,也或许是我们似曾相熟的一面。

伫立在灯火阑珊的街头,浮光流莹泄地,城市在迷幻中摇曳。

银座,你的繁华与我无关。

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十一

参观皇宫的时候,我选择了在广场一旁的木椅上小憩。广场其实就是一片不知名的树林掩映覆盖下的草地。伞状的树冠对于那些流浪汉来说,正好用来遮阳避雨,即使在这样一个秋意很深的季节,我仍在草地上看见了甜美的熟睡,听见了恬然的鼾声,谁又能肯定,这熟睡,这鼾声之后的人生,会不会是风雨后彩虹般瑰丽的新生呢?

而皇宫就在对面几十米戒备森严处,这在国内是难以想见的。而我,喜欢这样平等平和平静的氛围。

乌鸦,这个在我眼里深邃的思想精灵,在皇宫的上空大声宣泄着什么,叫声里没有不详的凄厉,也没有饥饿的聒噪,这不是从唐朝盛世借来的天空。

抛弃了虚妄智者的身份,在这个国度,聪明的乌鸦已进化成权威的空气质量检测工程师。而我们偏爱的喜鹊仍执迷地活在当初那个讨巧卖乖的年代。

我不知道回去后,是否该考虑对乌鸦的另眼相待。但我对广场一角那些制服、领带笔挺的环卫清洁工人们肃然起敬。

十二

星宿的灯火再妩媚妖冶也诱惑不了地铁车厢里三个困倦熟睡男人提前回家的梦;而原宿的灯火在我们到达之前早已打烊,她高贵的身份来不及等那些为生活奔忙的人们,当然也包括似我这般远道的访客。

是的,我是过客。一个走在这个国度灯火之外的过客,除了脚上的血泡,就剩下了饥饿。

当在一个叫做“麻布丁”的小面馆吃到了熟悉的味道,才发现,走出国门远比我勇敢的大有人在。

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愿他们都平安顺利吧。

十三

坐在宽敞的777飞机上,北海道,我来了。

我不去舒大美女跳海的地方求证那里是不是风景绝美,也不去葛大爷醉生梦死的酒吧,寻找四十年前的代代木和她的三个姐妹。当然,如果葛大爷忏悔的小教堂还在的话,我很想看看那个可爱又可怜的神父,在极度疲劳几至虚脱之后,是否复原了精神,重新开始了超度心灵的买卖。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呵呵,凡庸如我,肯定演不了穿越剧。其实,我只是想真实地尝一尝飘散氤氲在海风里日本民间烟火的味道。这个在多年前发明了味精又拒绝食用的国家,难道他们又有了新的关于味蕾工程的秘方?

而我们的味蕾是否沉迷于味精,不能自拔。

 

十四

只在灯光璀璨的夜晚化身成蝶的北海道,静静躺在太平洋的一隅,美轮美奂,是证明蝴蝶飞得过沧海的那一只吗?我不敢确定。但眼前的现实美景迷醉了我,直到风在耳旁大声说,天很冷,才不由自主一阵哆嗦。

王子酒店并没有富贵的王气,却珍藏了一泓膏汤圣水,据说是日本最好的温泉。置身其间,温润爽滑,似粘非黏,若附若离却又仿佛能够入骨入心。这样的好水,实在不该用来洗濯身体之尘,更适合荡涤心灵之尘。

座落在大沼公园里的王子酒店,温泉台下咫尺间便是另一泓静谧的湖水。柔和迷离、星点疏离的灯光映照其上,如梦如幻,如诗如画。此时此刻,心意当也纯净柔软了吧。

不去惊扰那些偶尔跃出水面梦游的鱼吧,它们无意窥探人间的秘密,只是想借一点人间的暖意。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十五

不善于写意的日本人,在沙枯景里实现由虚及实的蜕变与满足;善于写意的中国人,却越来越沉醉在空白处玩弄色块填充扩张的淋漓。

大自然却玩笑地把手中的色彩抹在了北海道,尤是深秋时节,上帝画意正浓。

上帝的作品,我们自然只能虔诚的观赏。连惊叹也最好不要发出,更遑论一比高下。

一觉醒来,窗外色彩斑斓的世界,来自童话,只放眼一量,便已心神俱醉。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十六

我并不期待北海道的雪,却在涵馆遭遇了雪虫。

女子修道院的院墙很高,拒绝尘世探访。

一边是光影声色交错缠绕的烟火人间,一边是冰清玉洁在世修行的清净之地。响在修道院里的钟声,其实是在为尘世打烊,一如来自天堂的雪,只证明给尘世关于纯洁的下落。

洁白的雪虫,生命很短很短,但它们是雪的使者。

而我们活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以后,才发现,要等的不过是下在灵魂里的一场雪。

  十七

有珠山火山一直醒着,甚至可以听得见它的喘息。

登别火山用一次爆发定格了地狱森冷死灰的模样,连天空盘旋的乌鸦都选择了缄默,我们还在饶有兴味地等待地热温泉再次怒放的水花儿。

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活在自然灾害悬念中的日本人,比我们更懂得该怎样活着;就连北海道的熊,也学会了用舞蹈换取游客手中美味的苹果。

所以,他们都很健康长寿。

  十八

七天的时间很短,走的路却很长,终不过是翻越一道情感的坎儿。

黄昏时的离别,更适合演绎恍若隔世的错觉。属于我的家园,在一个时差之外,阳光尤暖。

耳边再次响起喜多郎的《天与地》,一如初闻时的旷达悠远……

东京,再见。

 东京  沉淀与摇曳之间 - 风尘布衣 - .


(本文图片由晓斌先生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