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记载且听诗人之城市牧歌  

2012-01-30 09:56:46|  分类: 诗歌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的翅膀篇(附诗歌作品赏析)


  在这样一个喧嚣浮躁的时代,所有执著于诗歌道路的作者都让人肃然起敬。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创作了八百多篇诗歌作品,几乎是一天一诗的水的翅膀,其才思之敏捷,诗意之盎然,诗心之坚决,诗性之纯粹,在且听诗人群体中无疑是出类拔萃的。
  与翅膀曾有一面之缘,还是在去年“五一”长假期间,当风尘仆仆经重庆转道而至的翅膀伸出双手,一声山东和广东口音混杂的“大哥”,差点让我热泪盈眶。我也因此相信,他本是我的兄弟,只是这多年我们走散了,现在他回来了,带着他的一路歌吟回来了,敲开了故园老宅的门。作为开门的大哥,那一瞬,我的手欲扬又止,想为他拭尽些什么,又想为他留下些什么。我知道,诗歌这东西,本是可以落尘,也可以出尘的。
  逗留的两日,少不了观礼蓉城风物,品尝美食佳肴,当然,置天府秀色而不顾,佯仿柳下君子,也是诗人不屑的矫情和伪善。风物、美食、秀色自当一饱。然,真正在彼此心灵激荡撞击,共鸣不休的,仍惟有诗歌。在驱车至都江堰的路上,一行四人(司机:风尘布衣,司仪兼导游:花生苏,贵宾:水的翅膀,特邀嘉宾:给心的眼睛)。至情至兴的翅膀几乎是每半小时一首,即兴赋赠川渝两地活跃于且听的诗歌作者,也包括了同行的四人,并当场激情朗诵。(该作品见于水的翅膀文集《且听之西部人物》)。本人与之唱和的拙作见于风尘布衣文集之《兄弟 诗人该是最纯粹的男人》。给心的眼睛应翅膀之邀,与翅膀一同自渝抵川,性沉默寡淡,貌沧桑忧患。然其声醇厚磁性,随兴朗诵了眯缝的眼《荔枝红了》、《敬礼,巴格达》等作品,聆听的人意绪飞扬,胸臆间似潮滚浪涌,几至泪下。这一路,沿途的风景沉默,刻意与我们拉开了距离;而一路放歌的我们,当是这途中最生动最灵性最张扬也最质感的人文风景了。
  兴尽了,酒杯不空;人醉了,诗意更酣。把盏论诗,煮茶问情。这时刻都充满诗意与激情的聚会,定格于火车站翅膀转身的背影,而今尤历历在目。每一次怀想,都恍有泪光中清晰地回放与倒溯。人生,有此淋漓酣畅,肆意尽情的思想对话,心灵交流,灵魂碰撞,虽短暂,亦夫复何求!
  作为一个生长于山东,打拼于广东的男人,翅膀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其身心是否完全融入城市,抑或游离于城市之外,我不敢妄言。但其以灵魂的歌声,在城市里执著的唱着自己的牧歌,则是我对翅膀从感性到理性的认知。
  读翅膀的作品,最大的感受是:质感、灵性、随意。其作品取材多选择生活场景随处可见的细枝末节,却总是能够通过冷隽从容,自然流畅的展开而意出奇峰,其表现的手法多采用镜头推移或倒溯,以新颖独到的意点和立点的酌取将诗美的意境逐一展现,让我们在科技化、商品化、网络化装备到牙齿的城市里,还能够看见一幅幅丰盈、饱满的田园牧歌似的镜头和画面,诗人作品的质感也因此而生,让徘徊在物欲与精神家园矛盾困惑中的读者,伸手可触,虚空的情感也因此找到了依附和着力点。在语言上,翅膀柔韧流畅,线条感和音乐节奏明晰的语言风格,在且听也是独树一帜的,如果仅就现代诗歌语言的婉柔节律美感而言,翅膀在且听诗歌作者群里,无疑是相当出色的。其语言技巧上的灵、巧、跳、转,也正好将诗人的艺术个性极尽发挥和无极彰显。读翅膀的诗歌作品,既朗朗上口,又余味无穷。好似品咂清新甘冽的葡萄酒,让人口齿生香,回味不已;又好似倾听一曲静美的牧歌,丝丝缕缕扣人心绪,以柔和但不容抗拒的方式进入你的心灵,并与你的心率一起温柔的共振。翅膀诗歌还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随意性,这种随意性绝对不是指不严肃创作态度意义上的。正好相反,这种随意性,恰恰是诗人以善感、敏锐、细腻,深邃的诗性眼光和触觉,将生活中自然引发、体验、或捕捉、摄取到的诗意感悟,以朴实,口语化的诗歌语言表达出来,更增强了诗歌的亲和力和共振性。
  这里,谨选取翅膀诗歌作品《清香的骨殖》与读者一道赏析。这首较早的作品,是我比较偏好,也很能突出体现翅膀以上风格的一首佳作。

  附原文:

  一些默默无闻的,
  有着不朽的灵魂。
  ---------题记

  四月的夜晚 船从外香归来
  看花的人看见了 大叫起来
  我看见波浪 鱼形的波浪
  在这个夜晚 绽露会心的微笑
  然而 我已经死在岸边
  我抱着无名的石头 做着石头梦
  我在秋天里曾经坐起来
  我朝远方的大船挥手 爱我的人走了
  我继续腐朽
  然而 你的影子 正如缤纷的秋雨
  然而缤纷的秋雨 罗织你的影子
  爱你的人死了 我在泥土里活着
  便看见花开 便听见花落
  石头重了 这个秋天 有人荡秋千
  荡万秋千去写诗
  全是晃来晃去的群影 我的眼睛一片绿
  水浸上来 我沉下去
  接着 很多歌声破土而出
  我愿我是无名的香草
  我愿我是你手里的花篮
  或者是你梦的颜色
  或者是你挑灯的手指
  一万年多久 有人捡我
  叫他记得交给你
  我得给你认得 给你香 给你小小的香

  清香的骨殖,乍一看,这题目就很吸引人。什么样的骨殖是清香的呢?我读此诗,脑子里的第一个悬念就是这个。我们不妨先留此悬念,从诗人的作品中解读答案。
  第一段,无疑是诗人虚拟的一个场景,但这种虚拟并非无根无由。人间四月,芳菲正艳。四月、船、看花的人、鱼形的波浪和我。诗人为什么会选取这几个物象和意象呢?四月,在诗人的眼中,除了季候的正常交替,还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呢?而四月中归来的船以及看花的人与我又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呢?这样一个虚拟的远镜,推现到我们面前,你看见了什么?不正是爱意的物化吗?那些鱼形的波浪,也只会在相爱的恋人眼里才能绽放会心的微笑呢?这里,请大家注意,诗人用的是“会心”一词,这样一个朴实但灵性动感十足的词,无限放大了我们的视野,也点燃了我们的意绪。它使整段的表达有了着力点,让整个镜头变得实在起来……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诗人怎样意出奇兵。“然而 我已死在岸边”。这就是诗人宿命意识的呈现。我死了,我因何而死?岸,用什么垒筑的岸?对冥想或者理想中的爱的期盼、等候、守望并以此为料垒筑的岸上,我死了。诗人这样回答我们。而石头的梦,当是冰冷无望的吧?不,这里,诗人表达的石头的梦,是要表达一种对爱的执着、相信爱是永恒和不朽的信念。作为肉体的人身,我们可能会形神俱灭,但作为真爱,却是可以历经沧桑风雨而永存的。“石头”这一物象,不正是这种永恒不灭最有力的佐证吗?这石头,在诗人眼里也就成了爱的化石。到此,似乎表达的空间因“我死了”而变得狭窄了。我们来看看诗人是怎么转换处理的。聪明的诗人笔锋一转,采取了镜头倒溯:“我在秋天里曾经坐起来/我朝远方的大船挥手/ 爱我的人走了/我继续腐朽。”既然是爱的化石,它就会因爱着而被赋予了生命,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但为什么又腐朽了呢?诗人给出的答案是:爱我的人走了,远航了,这也正好回应了开始一段“四月,船从外香归来”的伏笔。
  然而,死的是等爱觅爱的诗人,即使心中的爱情远航了,但作为诗人,也可以以特有的方式把爱延伸到不同的时空。于是,诗人:“然而/你的影子/正如缤纷的秋雨/然而缤纷的秋雨/ 罗织你的影子/”于此,诗人想象空间的宽阔辽远,借助缤纷的秋雨得以实现。秋雨绵绵,爱意绵绵,相思绵绵。超越时空的诗人,死在了尘世,又重新复活在泥土里。死而复生的诗人,在另一个时空里,睁着眼睛,看尘世潮来潮往的爱情;张开耳朵,听尘世爱情花开花落的声音。遇且住的缘分天空,在尘世像是晃动的秋千,荡漾着相爱情侣们的身影,但诗人,并没有因此迷了眼,乱了神,而是自守内心圣洁的怀念之水,相思之重,爱恋之重,守侯之重,让死去的诗人甘心情愿的深陷、深陷……而不愿自拔。
  就这样沉沦阿鼻地狱吗?这样的守望未免太消沉、太无助、太虚空!这里,诗人打了我们一个视觉差,先抑后扬。有歌声破土,谁的歌声,什么样的歌声?既然可以自由出入时空的诗人,又怎会因为时空阻隔而葬送和丧失对真爱的坚持与信仰呢?“我愿我是无名的香草/我愿我是你手里的花篮/或者是你梦的颜色/或者是你挑灯的手指/”这样镜像清晰生动的场景,诗人以朴素的情怀和笔触来一一展现。没有造作的悬念,没有矫情的粉饰,就那么娓娓的展现,真实、深情,充满了生动的质感。试想,被诗人这样爱着的人,读着这样的句子,该是多么温馨、甜蜜;而作为身处物欲横流,情感世界日间萎缩荒芜的红尘中的读者,读这样的文字又怎能不心驰神往,感喟万端!
  “一万年多久/有人捡我/叫他记得交给你/我得给你认得/给你香/ 给你小小的香/”这样的表达再朴实不过。这世上真有地老天荒,海枯石烂吗?即使有,作为轮回生灭有序的人类,也没有机会等了。诗人苦苦寻觅等候的爱人,她一定就是为诗人收藏骨殖的人吗?这里,诗人特有的悲情意识再次使然。即使等到的不是你,而是别的什么人捡了我的骨殖,这为爱守望了一生化作的骨殖,也没有关系。因为在等候苦守的心旅中,我的心香早浸透了骨殖,闻到那小小的香,你就会知道那香,它只能来源于我,属于我——爱你的死去的诗人。
  收笔嘎然,留出的空间却很大。读罢整诗,让人掩面唏嘘,好一个痴情浪漫的诗人!好一曲爱的唯美绝唱!文字间映射出诗人对爱至真至纯的追求和至虔至诚的信仰!作为读者的你,你感动了吗?为这清香的骨殖!
  这就是翅膀,一个大情大兴,透明纯粹的诗人。一个把即使虚拟的爱也演绎得如此动人的诗人。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解读,主观和片面在所难免。如果对喜欢翅膀诗歌的读者朋友有一丝抛砖引玉的作用,也就成就了此篇拙作为文的意义了。
  作为诗歌的同路人,客观地说,翅膀的诗歌也不是无暇可剔的。其选题的狭窄,多以表现爱情为主题;且表现形势相对单薄,有时表达空间过满,诗歌思想厚重感的缺乏等等方面,翅膀都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作为一个全身心投入诗歌,把诗歌视为生命中无可替代之重且极具艺术个性的诗人,翅膀确实是一个值得我们研读并记忆的。我常想,或许正是因为有像翅膀的这样一群朝圣在现代诗歌的路上的诗人,现代诗歌才有了更大的魅力和更旺盛的生命力。当然,也给了似我这般,用呼吸的文字来证明自己是否活着的人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激励!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