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漂在蓉城(白话诗组)  

2012-02-14 14:53:41|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默契

  无名小巷 拐角处
  臃肿小书报亭的老板
  像等候不准确的经期
  等候我每月一次的出现

  一本《散文诗》 若干武侠书
  我们早已达成交易的默契
  他知道我买的其实是药方
  却弄不明白治疗的是
  一个男人怎样的隐疾

  我的神经紊乱以及内分泌失调
  与诗歌和女人无关
  而他过早荒芜的头顶
  当也与读书无关

  时间一长 我们的默契
  与交易无关

  二 推理假设

  一杆旗蔡记肥肠店的凉拌拐肉
  有毒 中毒成瘾的我和小暴
  光顾频繁 直到遭遇卖花老大爷

  大爷花篮里的黄桷兰还剩下大半
  不喜欢花的我买了两串
  用寒暄得来的信息
  帮助小暴推理计算

  十朵成串 一串一元
  从大清早到现在
  大爷没卖出一份拐肉的钱
  从永安镇到城里
  不低于四十公里的往返
  车票肯定比一份肥肠贵

  推理一
  目测在六十岁以上的大爷
  凌晨五时前就已出发 步行
  饥饿的脸色证明他没吃午饭
  他卖花一天的收入
  不够往返车票和一顿饭钱

  推理二
  如果我们全部卖下大爷手中的花
  大爷可能因此有顿可口的午餐
  以及往返的路费 只是
  他舍得花吗

  假设一
  如果我们真的卖下那些花
  会不会因为作秀的嫌疑
  倒了满堂食客的胃口

  假设二
  如果认同这世上已经没了饥荒
  大爷的一副饥肠就一定是
  游走时代良知之外的骗局

  三 独缺月

  我取名风尘布衣的时候不识花生苏
  遭遇花生苏的时候
  雪秦还在且听门外
  没有因果 更谈不上血缘

  三年前原生态冬青一次访蓉
  感喟蜀地风花雪俱齐 独缺月
  我当时戏言 因为醉
  她掉进了俯南河

  其实月一直都在
  比天上的更寂寞
  比尘世的更孤独
  她在我们心里
  照亮彼此殊途同归的路

  四 陈酿十五年

  我用十五年酿了一杯酒 交了两个朋友
  酒量与肚腹体积成正比的是胖哥
  二两就醉 两斤也不倒的叫展哥
  醉得快 醒得早的我排行老三

  十五年 曾经清亮的俯南河浊了又清
  十五年 曾经年轻的他们都做了父亲
  十五年 我们喝下另一条俯南河
  却被它淘干了青春

  醉而不倒的展哥让暴躁的嫂子越来越温柔
  肚子越喝越大的胖哥本来温柔的媳妇
  火气越来越旺 曾经吃铁吐火的我
  呵护的襁褓里睡着的不是我的儿子

  友情发酵的瘾 是一种人生止境
  日渐衰老的我们会愈加不胜酒力
  如果这陈酿历时而更加醇浓
  不饮而醉 便是今生
  我最想要的结果

  五 杀人游戏

  小暴在电话里说
  布衣 走 我们杀人去

  愣神之后脑子里闪念如下
  这是一个警察的邀请
  关键是何处拽一个可杀的仇人
  一直用诗歌防身的我
  没来得及装备致命的武器

  一个错误的理解
  逼出我内心如此喷涌的杀气
  蓦然惊觉 生活的磁力
  远比我们想象的强大

  人之初 性本善
  善哉 善哉

  六 遭遇枪战

  映龙湾 废弃的度假村
  发生的枪战正酣

  酷暑七月天 鏖战双方全副武装
  头盔 弹袋 陆战鞋以及红外线瞄准仪
  埋伏 出击 扫射 狙击
  “火力”吞吐的网中
  不断有人倒下 没有悲壮

  置身局外 我清楚只是一场逼真的模拟
  BB弹无法最终体现征战者的意志
  “狗”嘴里吐不出真正的火舌
  并没有谁要置谁于死地
  决定胜败也只是彼此事先的约定

  但防护装备之外裸露的皮肤上
  偶尔迸现的血光真实
  花朵一样的伤口真实
  暂不论 这些枪口撞上法律可怕的真实

  缴械投降在加入战斗以前 我知道
  我需要的战斗 是如何消灭自己

  七 罪笔

  我是小有薄名的人
  这里的人们说起我
  像提起一支瘦笔
  带罪的瘦笔

  是的 我是一支罪笔
  在烙封宦印的纸上寻找沥血的尊严
  所有被玷污的清白 哭不出声

  被驱使的理由因洁白而从容
  施暴者比被虐者更无辜
  除非颠覆生存法则 谁敢
  指认元凶

  学会低头 忏悔容不得高度
  习惯弯腰 认罪必须是柔软态度
  习惯了在谎言中行走
  最后的良知 缄默再缄默

  罪笔 一边书写应世的媚词
  罪笔 一边书写变节的供状

  所以当我从一次演讲
  读透小暴内心的风暴
  他成了我最挂心的兄弟
  所以当我和王林先遭遇
  我只想提醒罪孽比我深重的他
  我是他的知己 另一支罪笔

  八 边缘状态

  流落他乡的酒瓶
  对一只酒杯的思念
  被嗜饮者饱含口中
  此刻 他双手小心捧住的饭碗
  成全的完整 正好三百六十度
  而举杯的危险系数
  足以剿灭他存在的理由

  这边缘的游走 并非有惊无险
  却是不能不犯的错
  因一幅画 残缺的完美意境
  逼着画笔 寻找醉后的淋漓

  而我 从不在酒后写字
  我深知诗歌沦陷的边缘
  惟有呕心沥血的清醒
  方可抵达

  左手醉意 右手诗意
  如此 且将我们无法左右的命运
  雪藏在零度以下
  让美满无法靠近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