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的童话(之二十)  

2016-11-14 16:04:31|  分类: 修竹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修竹的纯真时光

  

一百二十 尚明童鞋与非哥来咯

 

尚明,尚明……听到呼唤,不明情况的尚明童鞋三步并两步,赶紧从楼下冲到楼上,却只换来你表情明媚地一个字:抱。尚明童鞋立马心领神会,睡美睡足的布丁公主,这是要用早膳了。当然,如果是在白日里的某个时段,你这样的紧急呼叫,也可能代表着你需要尚明童鞋带你出去溜溜或是你要拉臭臭了。无疑,只要面对你的呼叫,尚明童鞋的反应都是敏捷、及时,高效的,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当然某些瞬间突发的应急抢险,尚明同学偶尔也有措手不及之时,譬如你故意踮起脚后跟,抬头望天,不好好走路或撒丫子飞跑,碰了、撞了、跌了、摔了。毕竟,尚明童鞋不是八步赶蝉、凌波微步的轻功高手。

需要感恩布丁公举的是,只要一坐在你的皇家一号小马桶上,你会自己先用一只手捂住口鼻,然后再逐个点卯示意我们都捂住,这完全是出于对我等一干殷勤仆人的人性尊重呵,绝对公举范儿,如此体恤庶民百姓,让人完全折服于你的天恩浩荡。可是你拉完臭臭,关于臭臭的善后处理,肿么就不亲自动手呢?总算是深切体会,神马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了。

传说,原来是真的(此处若干哭脸表情)。

据尚明童鞋投诉,最近布丁公举不好好午觉了。平日里,一两点过后,你便在光线柔和、氛围迷离中早早进入午睡梦乡。但最近不知何故,困顿挣扎到三四点钟都不睡,非得让尚明童鞋抱着你,大冷天在屋子里来回走一两个小时,直走得浑身冒汗,你的下眼皮实在接不住沉重的上眼皮,嘴里还嚷嚷着:我要玩儿……玩儿字的一半余音还含在嘴里,倒头便睡熟在尚明童鞋怀里。按照父亲的理解,你含在嘴里没有说出来的后半句,一定是:困死宝宝了。不用调查取证,感同身受的父亲完全可以印证尚明童鞋投诉的真实性。周末,一向勤勉的尚明童鞋难得偷闲要去参加小学童鞋会,爸爸妈妈接你回家。一进家门,你那个兴奋啊,春光灿烂地和爷爷、奶奶打完招呼,随即便开始四处搜寻目标,那些父亲没来得及藏起来的危险品和易碎品。先去爸爸妈妈的房间视察一下,好在爸爸提前清了场,见没什么收获,你旋即转道奶奶房间,奶奶房间里也似乎没有什么可掠之物,你显然有些失落。作为情绪过度,你惯例性地跳上称重器,你缄默的表情告诉父亲:宝宝又长肉肉了。索然无趣间,你给父亲下了一道指令:为你组装玩具火车。我可知道,父亲手忙脚乱,耗神费力为了组装好火车,最多支撑你两分钟的玩耍兴趣,这实在是一项费力不讨好的苦差,但既然公举有令,父亲也只能遵旨立办。其实这点苦差不算什么,父亲心里盘算的是,姥姥姥爷不在,父亲怎样完成让你顺利午睡的艰巨任务。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像块巨石死沉死沉地压在父亲心头。而父亲预感,这场艰苦卓绝的战斗,其实结果早已清晰可见。果不其然,中午妈妈给你做的香香面,几乎没怎么吃,你却依然保持旺盛的精力玩儿得不亦乐乎,客厅已然成为一片狼藉的战场。好不容易等到你发出睡意袭扰的信号,要喝奶奶,趁妈妈给你兑奶粉儿的间歇,父亲手脚麻利地为你打开手机,找出固定催眠伴睡曲目《酒干倘卖无》,调好合适音量,铺好枕被,拉上窗帘,把灯光调成柔和状,一切准备就绪后,和妈妈一起伺候你上了床。我们收声敛息地陪伴在侧,满以为稍事折腾,便会很快入睡,没想到你一会儿躺、一会儿坐、一会儿又从床上爬起来溜达两步,蹦跶两下,折腾半天,最后来了一句:穿鞋、下去、玩儿。你是没看见,父亲瞬间崩溃的表情,真是欲哭无泪啊。能读懂你微表情的父亲,知道你其实你已经很困倦了。可你就是闹着要玩儿,不肯睡。是在没辙,只好让你继续玩耍。临近下午三点过,你丝毫没有要睡的迹象,最后还是奶奶说带你出去坐摇摇,四时十分许,困倦至极的你终于忽略了过门儿,直奔沉睡主题了。这一觉,一直睡到两个半小时后华灯初上的万家灯火。但父亲更清楚,这样的时候睡醒,也就意味着,今天晚上,姥姥姥爷又要受折磨了。我的小公举,睡个觉,不就是上眼皮和下眼皮阶段性亲密接触一段时间,有那么难吗?领教之后的父亲,更加同情尚明童鞋了。

实在是辛苦尚明童鞋了。另据姥姥反应,现在的你,听到父亲在楼下开门的声音:就会表情夸张地悄声说:非哥来了。现在正好五点三十三分,父亲正在开门:非哥真的来咯!哈哈,我的小公举,老臣来也。    (2016年9月26日)

 

一百二十一 再见老野

 

几分钟前,和老野通了电话,知道他已在去东站的公交车上了,这也意味着,数小时后,这个拧包就走,浪荡在外三个多月的老头儿,就可以回家饱享膝下天伦了。我不禁想,昨天晚上的席间,还在掐指细算有多少天没见着自己一对宝贝外孙女,此刻,在缓慢移动的公交车上,这个率性到无拘,执拗到温暖的老头儿,会以怎样的方式来表达归心似箭呢?

仅仅滞留了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老野多次念叨安然和自若。一听这名儿,就知道是老野的杰作。每每念叨的时候,老野粗粝沧桑、沟壑纵横的脸上,就会难得的慈晖隐约荡漾开来。安然、自若,多么美好的音律与寄寓。当重金属时代的冷,荒凉了我们内心逐暖的欢颜,当民间和乡村也成为忧伤的词根,安然与自若这两种人生情态,便注定成为高蹈于我们负重灵魂之上的精灵之舞。这藏于名字里的洞悉与深味,足见老野的老谋深算。

昨夜夜宿醉未醒,一早,老野便闹着要去看女儿小布丁。从酒店接到神思迷离的老野,第一句话就问,昨天晚上,我怎么就喝醉了。我懂老野的纳闷:从早到晚,我可是一天三顿酒,怎么就冷不丁被不胜酒力的布衣给灌倒了呢?呵呵,论酒量,我或许只是老野的三分之一不到,但老野不知道的是,接到老野微信的行程信息,为了陪好酒力雄健、酒名远播的老野,我是做足了功课:头天晚上便拒绝了好友约请,滴酒未沾;当日中午更是斗胆破例多睡了半个时辰,养足了精神,蓄势以待。而经过近四十个小时摇晃、颠簸,舟马劳顿的老野,未及稍歇,便披挂上阵,自然不是好状态。而真实事实是,即便状态如此不对等,喝酒,我仍是输给了老野,要知道,除了远道的疲惫,老野长了我十五、六岁。实在不敢想,现时已酒量每况愈下的我,到了老野这样的年龄,会不会布衣老矣,尚能酒乎?

老野来,吃什么不要紧,但一定是四川的味道,成都的味道,里面多少夹杂一些布衣的味道,所以选择了吃火锅,而在我的味觉印象里,花俏、华丽的成都火锅远不及重庆火锅味道的朴实、地道与醇厚。吃,可以随性随意些,但酒却不可丝毫慢怠。我自是捧出了珍藏多年的一坛好酒,老酒。而虔诚远胜的老野硬是手提怀抱,从遥远的绍兴,提溜来一罐十斤装的老花雕。这可不是老年人惯常的锻炼方式,它绝对是一件耗时费力的苦活儿,累活儿。我知道,老野此举,是为表达对两个在彼此文字里疗伤且自我救赎的男人,见面时的庄肃与虔敬。无论谁的酒,必须得有灵魂的净度以及内心的纯度,当然还少不了经世历时,光阴的厚度与时间的宽度。

已经出门溜达晃悠,走亲会友三个多月的老野,出发前所带盘缠已经用得所剩无几。为了带老野取钱,可遭了老罪,费了大周折。早上一见面,老野就很不满地问我,这么大个机场,怎么能没有邮政银行?这银行还真不是布衣说开就能开的,告诉他,城里会有,一会领他去。我本以为老野取钱是为给阔别已久的两个外孙女买礼物。因为当晚酒桌上,老野一直碎碎念叨,浪迹在外的这些日子,实在是掏心掏肺地想家里的两个宝贝疙瘩了,一路上忙着喝酒,忘了给孩子买礼物,这就快临近家门,没礼物见两个小宝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哈哈,原以为老野只要手中有酒,自可天地安危两不知,未曾想,这家伙心底深处居然也有惴惴犯怵的事!酒桌上便与接站的玉儿约好,次日下午,由玉儿带他去城里商店给孩子买礼物。大老爷们不太会买东西,这时候,女人的天性功用是必须要以殷勤换取的。酒至酣然,老野硬是不由分说,把玉儿杯中剩下的酒倒进了自己杯里,一饮而尽,是为酬谢,亦是庇护。

本以来取钱也就几分钟的事,没想到在车上等了老野很长时间不见返回,好不容易见他脸色阴郁的出来,原来,老野手中取的排号单已然近百号,而正在办理的业务才到二十几号,照这样的办理速度和排队等候,这一上午的时间可都得搭进去了。于是我们又辗转找到另外一家,进们一看,什么情况?黑压压一片,同样的人满为患。再加上老野不习惯用卡,带的是存折,必须到窗口才能办理。看来,这队也必须得排,这时间还真就只能这么耗着了。老野和我都有些着急傻眼了。钱得取,队还不能排,怎生是好呢?情急中,忽然想起咱可是朝中有人啊,说不得只能动用了。赶紧拿出手机找出号码,联系上熟人,到窗口一看,前面只一对几近古稀老两口在办理存款,估计也已经办理了不短时间了。一边是业务员的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额头渗汗;一边是看不明,听不清的老人手中捉住笔找不到落处,一个电话还让老太太突然从窗口玩儿起了失踪。没办法,只好耐着性子等了。不由感叹,干哪一行都不容易啊,窗口里的女业务员,必须要业务熟练,还得耐心足够,上个班挣点工资,人家容易吗?半小时就这样在焦灼等待中过去,历尽艰难,老野终于把钱取到手。我和老野解嘲地玩笑,在中国,但凡能通过关系解决的,绝不走正道,取个钱亦是如此。这就是所谓的中国式关系,听说最近一部同名电视剧,播得很火,收视率很高,这也忒应景了。之前,本来想着取钱不易,我说用我的卡取给老野,老野执意不允,问急了,老野才不情愿地说,我去看小布丁,是要给小布丁表示我的心意,哈哈,原来老野一直盘算的是这心事,可爱的老野。

见到布丁,老野的情绪格外明朗、柔和且温暖,浑浊的眼睛里光影闪烁,我知道,触景生情的老野,此刻更想家里的安然和自若了。有点小遗憾的是,一路风尘,胡子拉碴,皱纹密布的老野,让差生的布丁有些紧张,竟不肯礼貌问好。相处了好一段时间,才怯怯地补上了礼貌功课,也才发现,满脸官司的老野也有云开雾散、风和日丽的时候。

中午,带老野吃当地有名的肥肠粉。说着不喝酒,最后还是把杯子里的水换成了酒。名不虚传的民间至味,让不苟言笑的老野也忍不住夸赞起来,即便如此,如果不是我殷勤夹菜,老野仍没有吃下多少,只是不停地举起手中的杯子。这个大半生保持52度人性纯度的男人,几乎是端了杯子就忘记动筷子。碰杯的时候,我发现老野的手总是不停地颤抖,我告诉他,这是因为长期喝酒破坏了神经末梢的后遗症,他反驳我说,是家族遗传,这个不轻易示弱,固执的家伙。

吃过午饭,让同事送老野上车进城,马不停蹄的老野,下午还有重大任务等着他完成。为了感谢帮我接站并陪老野给俩小宝贝买礼物的老乡玉儿,出发前,我特意让老野给她带去了老妈兔头。在文字江湖里,玉儿爱憎分明,仗义执言;而在生活中,玉儿待人真诚热情,举止得体大方(老野语录),深以为然,为同城的老乡点赞!

挥别老野的时候,内心一下子空落许多,仿佛我送别的不只是一个多年未见的笔友,而是一个久别重逢的亲人。是的,我们是亲人,是在文字里相互取暖的亲人。

由于忙着世航会保障,老野到的当天,连轴转了好几天,起早贪黑,分身乏术的我没能去接站,只好委屈玉儿受累。当我从风尘仆仆,神色倦怠的老野手上接过一坛陈酿老酒,那坠手的分量,让我很是心疼,实在难以想象为了这坛辗转的酒,瘦弱的老野费了多大力,遭了多大罪;次日又因要参加世航会颁奖晚宴,不能和玉儿、雪秦一起陪老野共进晚餐,直至次日一早,老野独自离开,我也没能相送。雪秦亦是多年前非常投缘且性情契合的笔友,虽同栖一城,而各自打扫身心的风尘,久不得谋一聚,这更加深了我心里的遗憾。客观地说,老野这次来得真不是时候,一如他来之前,不知道在文字里乘风揽月,追逐内心风暴的布衣,在现实生活里,也得为生计而俯身,为稻粮而躬行地辛苦奔忙。十年前的湛江,十年后的蓉城,两次相聚,都是匆忙而仓促,以至连真实情怀都来不及打开,更别说能让彼此在52度笑容里打坐片刻,穿过生活的风尘靠近一点当时的初心。

不免郁结,难以释怀。

所幸老野现定居在不远的重庆,与布衣相聚也只是一顿酒的功夫,只是这一顿酒的预约,需要一种纯粹而坚定的执念,老野已执,而布衣始动念。

酒后的老野说:布衣,你有婴儿般的面相和心性,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变。我回答老野,但愿这份婴儿般的情态,能让我多一些优雅从容,陪布丁慢慢长大。其实我明白,老野这酒后真言,是对布衣有着很深期许的。做人与文风一样刚正犀利,赤诚倔强的老野,内心有一个纯净透明的世界,他希望所有心灵的乡亲,永远干净、纯粹地活着。

这是执迷至今,老野的乌托邦,也是布衣的。只是走在前面的老野,也我拉下的距离,不只是二十年的光阴。

再见老野,老野再见。此刻,安然自若,左右膝下的老野,正幸福快乐着。

嘘,老野,手别抖。       (2016年9月27日)

 

一百二十二  问诊即景

 

周日上午,成都某知名儿童医院。老旧的建筑,逼仄拥挤,不洁的空气里,流淌着满满的焦虑。儿童的哭闹充斥着空间里的每个角落,所有面孔都刻画着同样的表情……

今日号已挂完。挂号处冰冷的告知,让人感觉那红色的字迹里仿佛有血渗出来。

置身其中,我不知道那么多的窗口,哪一道开启了康复的希望;那么多的白大褂里,哪一张面容里藏着久违的温暖;手中厚厚一叠单据,哪一张是解除疾患和病痛的指引……这么多的未知,都需要用一次又一次的大排队才能换取结果。而怀中的你,已经持续低烧十多天了,口腔里的溃疡疼得你好几天吃不下东西。病患,彻底终结了父亲浪漫的人文情怀,一边是对病患的无知与茫然,一边是你目不忍睹的小可怜儿样,父亲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与卑微,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用的白痴。

是的,孩子,面对承受病患和疼痛折磨而又无法言语的你,父亲不能为你分担,更无法替代,仿佛所能做的,除了忧心还是忧心,直至恍惚。

一早,爸爸妈妈、姥爷姥姥带着你驱车十多公里,到这里问诊就医。刚一进门就被今日无号的冰冷告知打懵了,挂不了号,看不了医生,无法知道你的病情,不能及时祛除病痛。即使挂急诊,窗口醒目的字迹同样告知,挂号后需等待数小时,且持续低烧的你还不符合急诊条件。那一瞬间,父亲几乎是绝望的。我开始羡慕那些手中拿着单据,四处奔忙但能知道下一道程序该怎么走;还能挤身长长队列,满怀希望等待的人们。而至于那些已经坐在医生诊室或候在门外的人,更是让人眼红不已。

医院大门外,口袋里揣着不同价码的专家和医生诊号的黄牛们,眼睛里泛着光地四处寻找目标。他们的手机,仿佛就是所有医生的移动档案库,一个排序的号码竟然变成装进他们口袋的滚滚财源。大医苍生,仁德至上的医院,医生、病人、号贩子和黄牛们,竟然如此契合地组成了奇妙的利益链条。想来,也只有国人的智慧,才能把关于道德、利益和生计的逻辑关系演绎得如此隐晦绝妙。尽管父亲并不是一个喜欢破坏规则和秩序的人,还是被逼拿出手机,开始查找号码,脑子里也开始快速地筛选起来。是的,孩子,为了给你看病,无奈的父亲又得找关系了。我知道这也是病,可是治疗的药却不在父亲手中。正如只要在公众场合,不排队就觉着自己活得完全不像一个中国人,能通过关系渠道解决的问题就绝不走正道,诸如此类的行为标签和价值符号,原也不是我们与生俱来,血脉和骨子里的东西呵。

作为一个小老百姓,我只是希望通过就诊,让自己的孩子尽快解除病痛的折磨,如此而已。

必须要坦白,下午两点,姥姥能够抱着你坐进医生诊室的机会,是父亲硬生生从复杂的社会关系里拽出来的。也由此,你才换取了感知静脉抽血、手腕皮试疼痛以及CT透视折磨的资格。而这已经是你在不到二十天时间里,第三次抽血,第二次做CT了(当然前两次不是静脉抽血,而勇敢的你,愣是没喊一声疼,没有掉一滴泪。)可是,我的孩子,仅仅一岁零八个月的小可怜儿,血检报告指向你的低烧是因为炎症引起的,而二十四小时后才能出的CT报告和七十二小时后的皮试结果。这漫长等待的每分每秒,对于爱你的父母和亲人们,将是怎样的煎熬。经验丰富、医术精湛的医生,可能是肺部炎症的怀疑和推论,更是瞬间将父亲的神经无限扩充至空白,恐高的父亲,被迫又一次完成了精神和心理的蹦极。

我的孩子,快点好起来吧。再不好起来,你妈妈蓄在眼里和心里的泪可是会决堤的。布丁不会有事,尽管爸爸总是这样固执地安慰着妈妈,但这样的固执,除了依赖我们父女之间的默契感应,再没有别的支撑。你懂的,我的孩子。

用无尽精神煎熬和心理折磨等待的CT报告、皮试结果终于出来了,我的女儿,你终于把囫囵的睡梦还给所有爱你的人了。当然,也或许因为口腔溃疡(你说的牙痛)自此可以让你改掉吃手手的习惯了,此亦算是意外收获。谢谢坚强的宝贝!

问诊不易,就医艰辛,因为敬畏而远离吧。孩子,这一生,爱惜身体才是最大的生命尊严。父亲相信,经此一难,你的生命当又砺炼出一份坚韧。以此记。        (2016年10月18日)

 

一百二十三  亲密的敌人

 

这半生,父亲自以为经历了很多的战争。曾经危情绝境的惨烈悲壮,还是攻城掠地的豪情盛意,都已是无关痛痒的过眼云烟。到最后才发现,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

兵者,诡道也。或是孙武兄没来得及告诉父亲,若以人为敌,此谋当所向披靡;倘以己为敌,则需另图。怪不得,对峙鏖战了四十多年,至今未分胜负,而父亲已在这漫长的拉锯消磨中,耗尽了斗志和求胜的欲望。

这是一场伴随生命沉沦或飞升都无休无止的渊薮。既是不见白骨不得始终,鬓白之后始得从容。败给别人并不可怕,败给自己却是可悲的。我的女儿,这是父亲的战争,也是每个人的战争,当然也是你未来要面对的战争。

而你之于父亲,则是多了一个最最亲密的敌人,也开始了父亲最最甜蜜的另一场战争。而战争的结果也一早注定了父亲安然赴命的败局。

你还是一枚蛰伏娘胎的小小胚芽,父亲便如临大敌。只是你的阵地防守太隐秘,只闻敌声,不见敌踪,父亲也只能围着你妈妈一天比一天膨胀的肚子,除了密切关注动向,其他的也只能干着急。好不容易盼到你降临,哟,我的小小敌人原是这般可爱的模样,除了小心小心再小心地伺候,父亲再没别的战略战术。从哭到笑,从翻身到爬行,从目不转睛到视线转移,从活动范围方寸之间到撒丫子数十米,从咿咿呀呀到有意识清晰表达,从“逆来顺受”到坚决说“不”,从……太多太多艰苦卓绝的战斗,每一场都让父亲精疲力竭,胆战心惊。被你打败的可不止父亲一人,而是围绕在你身边的一大群人。用辉煌来形容你的战绩,一点不为过。

经父亲诊断,你妈妈现在已患上了“布丁动静综合征”,而一向达观淡宁的姥爷,也基本上快抑郁了。只有最辛苦的姥姥神经比较粗,有大将风范,较好地保持了战斗状态和战术素养。而至于父亲,虽然表面伪装成强敌模样,其实内心早就土崩瓦解,尤其是这个对你来说,被疾患病痛折磨的十月,父亲更是差点就投降缴械。一开始,是细菌引起十多天的持续低烧,待和医生姥姥“打电话”、“抓虫虫”、“照相”、“吃冰棍”后,好转稍歇了两日,继而又因为嘴角溃疡再持续低烧数日,这回可不是打电话、吃冰棍可以解决的了,做皮试、静脉抽血、CT透视……无一不伴随疼痛和泪水。好不容易溃疡好了,低烧退了,你又被防寒病毒成功偷袭,继续烧个不止。可你不知道的是,你这持续整整一个月的发烧,差点烧焦了爸妈的心,自以为从容的父亲,终日寝食不安,焦躁郁闷,致差点在同事面前失了优雅礼数。而你妈妈就只差跪地礼佛了。

这个十月,滋味可好?我的女儿。

基本病愈后,你见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你说的第一句话是:好了,不吃药药了。哈哈,药药自然没有饭饭、面面和肉肉好吃,这回知道了吧?病患让人知敬畏,而疼痛总是让人成长。爸爸为你自豪的是:关于吃药药,你从最初“谈药色变”的坚决抵抗,到后来“半推半就”的英勇就义,再到后来“舍我其谁”的大义凛然。这样的蝶变,父亲知道你是用怎样辛苦的付出和深刻体味才换取的。致敬,我的女儿,这一次,小小的你,就战胜了自己,父亲为你骄傲!有“强敌”若此,父亲自也败得心服口服。

既然败北和投降是迟早的事,父亲索性先坦白交代一个小秘密,算是提前给修竹的“投名状”吧。最近你姥姥、姥爷都在频繁参加同学会,从高中到初中,现在已经到小学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很快就到幼儿园同学会了。爸爸妈妈都很支持鼓励他们踊跃参加这样的集会,毕竟人生结缘一次不易。而当他们在与你紧张战斗的间歇,挤出时间参加这样的聚会,平时工作忙碌的爸爸妈妈也才有机会与你全过程、全方位、零距离拉开战斗,而每一次这样的战斗结束,精疲力竭的父亲只有一个体会:面对你这样一个不易对付、小小的亲密“敌人”,平日里照料你的姥姥、老爷,他们太辛苦了!爸爸在感恩之余,更是不得不惶愧地承认,像他们一样,数百日如一日,甲胄不解地严阵以待,把与你的战斗打地如此坚韧、漂亮,父亲实在难以做到。半生与人与己与名与利与命的战争中,如此没有底气,父亲还是头一回。

可是请女儿相信,这一生,作为亲密敌人,在我们甜蜜的战争中,父亲会不遗余力,争取成长为一个优秀的“敌人”,等着有一天彻底败给卓越的“敌人”,我的女儿。搁笔前,友情赠送女儿一个百科知识,今天可是一个重要节气:立冬。立,建始也,表示冬季自此开始。冬是终了的意思,有农作物收割后要收藏起来的含意,我们又把立冬作为冬季的开始。自此,水始冰。水面初凝,未至于坚也。地始冻。土气凝寒,未至于拆。而作为人,这样的节令季候,适合息养归藏,蓄势以待来年。知藏而智,善藏者智,未来修竹也。

(2016年11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