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当代作家、诗人、书法家、文艺评论家。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相思空一水 回首已三生  

2016-03-04 13:2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野人一个

——《且听旧事》之五
    关于风尘布衣          
    

风尘布衣,四川成都人 就职于双流国际机场。如果说, 少云、 丝穗是真正的文人, 那么 风尘布衣则是纯粹的文人。

    说起纯粹的文人,自然想到魏晋时的嵇康和阮籍。 建安稍后的正始文学时代 ,阮籍和嵇康, 恃才傲物、 放浪形骸 、特立独行、 不类常人, 在中国文学史上, 这是独一无二的。对咱们且听而言, 风尘布衣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喜欢布衣,不是缘于怎样的友谊。 在且听的时候 ,我没事的时候, 经常探头探脑的去他们诗人堆里看热闹, 布衣也经常来“凭栏”点个评什么的。 或许 ,我的呲牙裂嘴, 直言快语, 毫不留情式的表达使他觉得很开心, 很痛快, 常有讚赏飘了过来 。于是, 就有了一些文字交流。我虽然不懂诗, 但是知道好坏, 如同不懂茅台的人喝一口也会称赞:好香哇一样 ,浏览布衣的诗作, 如饮美酒, 如品香茗, 布衣此时, 如日中天, 连冷傲的花生苏都称他为优秀诗人! 非凡可见一斑 。      

    说他的诗之前, 先说一件趣事 。当时有个自称诗人兼文艺批评家的小混混, 可能遭到花生苏的退稿, 结果, 就在布衣诗作后面的评论框里大放厥词, 并且把他的所谓诗歌一股脑地全帖了上来。 使人忍俊不禁的是, 面对如此无礼 、无赖、 荒唐, 花生苏和布衣拿他毫无办法 ,完全是且战且退的架势 ,笑的我简直要打滚。 此时 ,冬青和郁空斜刺里杀了出来, 一声断喝 ,那个小混混就逃之夭夭了。 其实, 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懂诗, 如同不会喝酒的人, 茅台和扳倒井的区别分不清楚在他眼里。 他的所谓诗和布衣的诗是没有区别的, 焉何他的能发、能荐?我的不能?你花生苏不是偏心又是什么?哈哈! 趣事一桩, 略过不提。

    布衣发在且听的作品有三百多件。 不要说评论, 就是全部读一边也不容易。  我随便拎过来一段, 欣赏一下。“……从音乐里拈出一条旧巷 /一角雨檐/ 一把紫伞/ 在长满青苔的心情里/ 泊一湾江南烟雨 /任一名从宋代走出的女子/ 素手洗净昨日霓裳……”。读这一段, 我想起了古镇同里, 哦 ,丝穗也去过那里 。在如烟的细雨中, 江南的茫茫绿色真的一碧无垠 ,而在同里的古街上, 随便找一个酒肆, 看无边绿色, 品绍兴老酒:倘若还有一个心仪的女子相陪, 此生夫复何求!布衣想说的可能不是这样的意思, 于我却引起了这样的胡思乱想。布衣的诗作, 内容丰富, 春风秋雨 ,五湖四海。 有柔情似水, 也有金刚怒目。 形态万千 ,不一而足。 限于水平和能力, 我不可能对他的诗作做出恰切的评论, 就此打住。 说一说布衣的散文。

    我最早见到布衣的散文 ,是在湛江相聚的前一天发出的。 写了他的父亲, 当时读那篇文章的时候 ,我有些吃惊: 这个布衣 ,不是写诗的么?散文写的这么漂亮哇。其实道理再简单不过, 诗若好, 文怎能不好?文 ,是稀释了的诗; 诗, 是文的凝华。湛江一别 ,心里常念着布衣。 可是, 人在落魄的时候, 不愿意交往 ,总想着不要去打扰麻烦别人。

    没想到 进入晚年, 竟有些春风得意的意思。 也想起来应该和故友交流一番。 进得群来 ,冬青居然记得布衣的电话号码。同样又吃了一惊, 此时看到了布衣的《修竹尘话》!布衣年届不惑 ,他的小布丁出生了, 是如约而至还是不期而遇?上苍垂怜, 念他半生落拓 ,常年游走于烟酒诗文的崇山峻岭, 疲惫有加而送给他的吧 。在这个叫做修竹的小布丁眼里 ,胡子拉碴的父亲很苍老耶。 而在布衣眼里, 这个修竹, 这个小布丁, 是他的全部, 是他的唯一。    

    打开《修竹尘话》, 扑面而来的自然是父亲对女儿的浓浓亲情。 试想: 当布衣有了小布丁 ,自以为羽化成蝶的时候, 当过眼烟云真的可以幻化出美丽风景的时候 ,作为诗人的布衣, 把这些统统凝于笔端, 该是如何的动人!我读《修竹尘话》, 看到的布衣仍然是孤独的, 自言自语, 喃喃自语 ,有多处让我老泪纵横。我不关心布衣他们的南机坪上,供员工们休闲的亭子修的如何, 也不关心他在里面絮叨的任何一位朋友, 我关心的只是《修竹尘话》的进展, 在文学日渐式微的当代, 能看到真正文学的东西, 让人心宽。《修竹尘话》不是育儿百科全书 ,但是一定是不可多得的完全文学的著作 。我在想: 布衣坚持 !写到修竹出嫁的时候, 把这个作为嫁妆送她。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