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桃坪羌寨  

2016-05-08 21:22:5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聆听历史和生命的足音


这条独路通往故土
我清晰地感觉到它的衰老

雨后的太阳铺开润湿的山色
氤氲的水雾就泛起在心底
湍急的岷江 不知疲倦地冲凿
阿坝 仍是那颗等待发光的星子

口衔凛冽山风的苍鹰呵
用你熟悉的目光带我回到远方
最高的山峦和雪峰
我的故乡

但愿这不羁的经过 别吵醒
山崖上 那些沉默的岩石
那些在岁月里凝固的火



沿岷江溯源而上 一直走
阳光和雨露渐次从颂词的高度降低
直抵草木以及所有生灵的内心
整座山脉 似一幅漾动的巨瀑

桃坪寨 一个游牧民族
掩埋刀弓和先祖遗骨的栖地
林立的羌寨掮起的138级石梯上
无论怎样虔诚的步履 再无法
叩响古老文明遥远的逸响

杂谷脑河 银色的闪电
轻柔地劈开沙俄达厚实的胸膛
任我们自一道古寨门
自由穿行历史的瞬间或永恒

剑刃般矗立千年的双碉
从遥远的天际引来祥光 庇佑
羌寨儿女和传说的神羊
安宁地相守



杨家寨 传接到老杨的手中已经八十二代
粗犷的老杨会绣花
在细数家珍的时候

他的八十三岁的父亲坐在堂屋的门槛边
用虬枝般的粗手从一只筛子里
筛选夕阳的光斑和新摘的花椒
没戴老花镜

杨家先祖显赫和荣耀的光晕
在老杨额头纵横的沟壑里迷了路
七十二道门里进进出出了好几十年
最终老杨自己也困惑
究竟那道门指引了图腾

屋顶上的白石哑了千年
地下水网的雪水唱了千年
石块和木头架构的传奇
在老杨的嘴里重复了无数遍
每一遍都带着新鲜的温度

熄燃的狼烟 遥杳的马蹄
一个民族在沉寂中流失的血
让鹰驮上不可仰望的高度
今夜 温暖的火塘边
羌族民歌洞开的时空里
远来的游人
左手红尘
右手天涯

注:
“杂谷脑”:岷江流域的一条河流;
“沙俄达”:羌寨建靠的山的名字;
最遗憾的是羌族没有自己的文字,
所以文中用开不了口的石梯隐喻。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