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另类呈现(组诗)  

2016-05-09 15:38:2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蛰居且听三周年
一 关于我的258个孩子

我算不清三年究竟有多少个日子
但我知道我是257个孩子的父亲
此刻 我听见下一个孩子的啼哭
不在女人的肚子里
在我的灵魂里

258个孩子 意味一个男人
第258次把自己打碎 历经
无数次新生喜悦与夭亡痛楚
只剩下虚脱的名分
压着一副嶙峋瘦骨

物质世界的风暴里
生活是傀儡 时间才是凶手
我的孩子们曾经高贵的姓氏和血统
如今已没落在时代的暮鼓晨钟里
我不得不隐姓埋名

一再压低的行走姿态
委屈的不是我 是我的孩子们
窄逼且缺氧的生存环境
他们刚打开一页贫穷的童年
就被时尚的物语覆盖

为了偷取光阴给我的孩子
我必须终身流浪 所有
担风饮露的羁旅况味
一脉峰峦的起伏 一缕波光的荡漾
都是我为他们积攒的养分

他们可以没有灿然的未来
但必须有饱满的现在
甚至可以忘了高贵的身世
以一颗草面世的卑微 伸手
握住辽阔的生命绿原

父亲的名分属于我的肉体
母亲的内涵属于我的灵魂
在酒色浸淫身心之前
掩护孩子们的母亲出逃 因此
他们绝对不是酒后的产物
只是我的忍辱负重 苟且偷生
原不是护犊的高尚初衷

现在 面对这些孩子
我不知道该不该再次打碎自己
我悲哀地发现 孩子们的母亲
已经精疲力竭
而我的肉体
也已经老了

当我决定
以一个拥有258个孩子的男人
二百五十八分之一的幸福换取
一个不能生孩子疯女人的悲哀
才发现 我的这些孩子
都已不在人世

我决定提前赴死
我想让另一个世界的他们
看见自己的父亲 和他们出生时
一样年轻 永远年轻

二 关于这三年光阴的故事

这三年 我老得很快
不敢面对镜子
怕镜子里易碎的面孔
藏不住最后一支童话

2002年9月10日这天
我正构思写给生活的投降书
一个突然出现的村落撞晕了我
醒来后看见且听风吟的名字
已经登陆我流浪的地图

一群曾经的烟火瘾者
以思想的犁铧 锄草耕耘
种出的庄稼虽不能饥餐果腹
却让五谷喂养的肉身
因洁净而轻盈 因轻盈而飞翔
直冲尘世樊篱

身在尘世 心在桃源
只在堪破灵魂的玄关以后
在没有杂草的土地里
插根木棍也能打下粮食
这些另类的农夫
是我心灵的乡亲

蛰居且听的日子 文字赋予我的魔力
可以伸手揽月 挑帘摘星
以鸟的姿态遨游
以鱼的姿态飞翔
于一只酒杯似倾非倾的角度
颠覆生活
以思想之剑似露还藏的锋芒
打翻乾坤

蛰居且听的日子 在一个人的天气里劳作
四季风一般在五指间流转
将内心的白发一根根拔除
窗外的风景一天比一天亮
身边的脸孔一天比一天亲
庄稼茂盛 土地轻盈的日子
我学会心怀悲悯地
淡忘生活的伤害

幸福在别人的风景里
直至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已无所谓打不打开窗户
梦幻的远方 如歌的风吟
将切开所有风景的内心
把生命的光芒 呈现

引退的岁月像是再次爬过童年的蟋蟀
渐暗的鸣声 如回忆晃亮的摇篮
笔耕的岁月 升起我的田园
我已撕毁重返尘世的船票
决意在且听 做一世农夫

三 关于我心灵的乡亲和灵魂的知音

他们都是我的近邻
我一直在凿壁偷光 他们也知道
邻家的飞蛾 已经长得白白胖胖
从不担心性命之虞

花生苏 如果不是溺水的贵族
雨檐上的鱼又怎会自由呼吸
我从不问你 是否乡愁很深的时候
诗歌也开始溺水 流泪的鱼
才会在安静的灯下 述说
一片海洋的忧伤

其实 我不相信陆地的心跳
在遥远的海洋里听得见回声
但是诗歌的内心 原本有
沟壑纵横 涛声起伏
挥哪一脉 舞哪一缕
不牵出一生的痛

水的翅膀 从姓氏推断
你和圣人应该没有血脉的渊源
但你浸透书香的骨髓
让我相信 你的先人一定
受赠了孔老的笔 笔下不朽的灵魂
化你勒间双翼 才飞得这般轻灵

我们不应该苛求你什么
更不能苛求你再寻找
一枚遗失在周游后的剑
于文字或是利剑的光芒
哪一种飞翔都足以
让尘世道路心折得
柔软如水

云抱 在自己骨头上刺绣的人
让人悸痛般惊艳
郁积针头的是欲望之重
飞舞针尖的是生活之轻
一如 倾空酒杯的沉重
没着没落酒资的轻浮

当我们谈论精神分裂状态下的写作
是否最接近诗歌的本质
在彼此眼里 都是向往极乐的佛子
而在生活的眼里 我们已是罪人
或许你该向我借根骨头
而我 想要你手里的针

这个不安分的秋天 偷了另一颗心脏
现在还流着夏天的汗
眯缝的眼闭上后墓门已合
我在墓的四周
打扫秋天的落叶

想着借这个冬天温暖的手
捂透一身的寒凉
等来年的春天 头顶上
也能长出一些青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