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眉州散记(一组)  

2016-05-09 16:41:5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1日,与花生苏、清风吹我襟相约探访栖居眉山的雪秦及家人,
顺道拜谒了三苏祠,感弟盛情及其为人父的幸福喜悦,遂有此记。)



我那捉笔垦荒在物质年代的傻兄弟
去年竟然有了意外的收成

子箫他不知道隔壁住着谁
面世的嘹亮 一点也没压低声响

此刻 我眼里拈须而眠的坡翁
略倾的身影
与那一夜的不平常有关么



这当然是无根的虚构
正如坡翁的梦里并没有秘方
指引你灵感出没的方向

上一代人立世的殇
不该是下一代人信仰的荒
孩子从你手中接过的箫
其实是你的一根骨头
因了这巨大幸福地背负
它练就了柔韧

无须秉烛的时代
我们用一个名字言说热切的冀望
其实是被囚禁的光芒



膝上的孩子柔若棉团
用雏菊的笑面 轻易就化解了
一场坚硬虬须觊觎的危险

兄弟 当你捧在手里的幸福
一瓣一瓣 绽放成绝美的诗句
我的心里 却是冰凌一片

当我们在太多想象的劫难中
丢失了以柔克刚的天性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
面对九个月的孩子
说起诗歌



三苏祠里 楼檐廊道
一花一木 一砖一瓦
甚至流连萦绕的风雨
都能开口吟诗
独三个诗人沉默

银杏憔悴了千年光阴 自己不老
荷塘饱食了千年月色 兀自丰腴
独诗文传世的诗人
魂销骨立

山谷道人欲扬先抑的华丽
润之没遮没藏的霸气
在诗人搁笔掩卷之后
逼退时间的锈迹

诗人们还在沉思
我蹑手蹑脚地经过
没敢喘气



升起在词人笔下的婵娟
还在不胜寒的高处
厮守着长久人间
只是这寄生古老名片上的城市
单薄的身子已穿不住华丽的外衣

举首三苏 低头东坡
前进一步古赤壁
退后一步短松岗
无辜的词人啊
无处不是杀人的手
无时不在吃人的嘴
你怎可安然一梦千年

你梦里的浪潮
可还能淘尽时光的沙
呈现灵魂的金 指引我们
安渡这危机四伏的年代



走出祠堂
阳光陌生 瞪我一个踉跄
状若出狱的犯人 俗
原来也是一种罪

住在坡瓮隔壁的 我的兄弟
我们其实都是俗人
诗歌赎不了我们的罪

做了孩子父亲的 我的兄弟
背上孩子走出纸上春天
这季节 民间稻花正香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