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关于我

七零年代生人。 我坚持认为:诗歌是诗人内心不断生长的骨刺,有血的温度骨的质地。所有因灵魂飞翔而蒙难的文字,只为呈现给你我天堂的倒影……

网易考拉推荐

奶奶 我走了  

2016-05-09 07:38:49|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生命的歌者——滕格尔
奶奶 我走了
等我的红棕马
已在地平线燃烧成霞
草原再辽阔 也只是
一面易碎的镜子
镶不起载梦的翅膀

大汗的鞭声让雕儿衔得很高
匈奴 突厥 乌孙和汗血马
留在草原上的震颤
只有恋母的马儿
用唇语默读
一遍又一遍
你苍老的声音里
追日的父亲
已经走得很远

那只长着巨大翅膀的火鸟
早在我梦中垒起一座神殿
说那就是天堂
天堂里的佛手
可以抚平世间的皱折
和你额头上枯萎的岁月

带上我的马头琴和那只
前世的知音 会歌唱的狗
我不想再对着疲惫的月亮诉说
只想请她用流淌的圣光
为我指引天堂的路

我的马比我更清楚的洞悉
大漠早已布下的阴谋
内心的风暴提醒我
只有在触摸天堂的轮廓后
我才能以狼或奔马的舞姿
完成对草原宿命的祭祀

那些丰美的水草和翱翔的鹰
喂养了牧人桀骜的想象
马鬃驮起的太阳下 牧人
穿越歌声的墙
远尘的天籁和月一起
归隐天边的枫林

远古的丝路上 只有饥饿的狼
在蛮荒的岁月里茹毛饮血
我打着我的马
沿着岁月隔世的胡须
将先祖的辉煌
折叠成铿锵的蹄痕

奔驰 是牧人的宿命
奶奶 我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